【不是正版?】微软釐清 Windows 10 测试版升级问题

今次的声明,同样是由负责 Windows Insider Program 的 Gabe Aul 发出

2020-06-12科技要性

743浏览

《黑道想学,白道在用的最强沟通术》:改变现况,从自己做起


《黑道想学,白道在用的最强沟通术》:改变现况,从自己做起

当你深陷困境时,身边最亲近的人往往也会是让情况更形恶化的人。怎幺说呢?因为这些人和你同仇敌忾、立场一致,让你认定自己没有错,还会强化你认为自己无力改变现况的想法。与支持你的朋友之间的对话,通常会像这样:

温蒂:我真不敢相信,这个周末我又得加班。
支持你的朋友:对啊。
温蒂:凯文真是个混蛋。他就是懂得怎幺耍手段,让自己不会接到困难的工作,他这个礼拜每天都很早下班。
支持你的朋友:可是你的上班时间却那幺长。
温蒂:对啊,真是气死人了。
支持你的朋友:每家公司都有这种人,你根本拿这种情况没办法。
温蒂:为什幺经理就是没办法看清楚这件事呢?
支持你的朋友:她可能就是懒惰啦。她知道你会把每件事情做好,所以何必和凯文起冲突呢?
温蒂:而且她的派头可不小,根本没有人敢批评她的管理风格和她领导团队的方式。
支持你的朋友:我敢说她被你吓到了,而且她也知道不能失去你,你的能力真的很强。
温蒂:哼,我不能接受别人这样对我。
支持你的朋友:你应该找一个新的工作。

温蒂的朋友想要表达支持,但是这种做法不只对温蒂没有帮助,反倒还会害到她。她对温蒂的说法表现出认同的态度,丝毫不加以质疑,如此一来,会让温蒂更容易认定自己无论做什幺,都无法改变困境。

而这就是我们在书中共同努力的起点:从你做起。你有能力改变最为艰困的处境。

这是个强而有力且创新的想法。你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拨乱反正。即使情况让你感到毫无希望,只要改变你的作为,就能完全改变双方的互动。

然而,当我这幺告诉大家时,他们根本就不能接受。现在,让我们好好思考以下的对话,这是我和温蒂对话的后续:

我:好,那你打算怎幺做?
温蒂:我不知道。我想我也不能做什幺了。我知道你的工作是负责指导和协助客户,但是有些情况根本就不可能解决。
我:你觉得你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吗?
温蒂:对。

让我们先暂停一下。温蒂显然是陷入了困境。她认定自己所面对的问题无法解决,而且也决定放弃。她觉得毫无希望。然而,根据目前她所描述的情况,你同意她的想法吗?她的处境是否真的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呢?

目前还很难下定论。不过,宁可怀抱希望,也不要轻言绝望。让我们继续听听看她怎幺说:

我:温蒂,我想情况或许还不至于完全没有希望。我认为你还可以採取很多做法来让情况好转。
温蒂:怎幺说?
我:我认为你的某些作为也是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举例来说,我认为你和凯文之间的对话没有建设性。你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时的态度听起来有点强势,导致他充满了防御心,听不进你说的话,当然也就对事情没有帮助。
温蒂:什幺?我不敢相信你认为那是我的错!是我在周末还拚了命地加班。凯文才是那个占人家便宜,五点就能下班的人。你怎幺会把错都怪到我身上?
针对温蒂的反应你有何想法?我是否把目前的情况归咎于她?这一切是否真的都是她的错?难道应该改变行为的人不是凯文吗?

当我告诉人们他们自己可以为困境做出改变时,通常得到的回应都像温蒂的反应一样。他们开始替自己辩解,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受到苛责。然后,他们会希望别人认同他们没有错,接受他们没有办法改变困境的事实。

不过,先等一下。我并不是拿凯文的恶劣行径来责备温蒂,我只是说她可以针对这个问题和凯文进行一场更有建设性的对话。这并非意味着目前的问题是她的错。

好消息是,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温蒂确实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与凯文对话,并且很可能得到不同的回应。知道自己可以改变困境是件很棒的事,即使麻烦不是你造成的,难道你不想知道,你还是有能力改变双方的互动,不管这个人是你的经理、同事、邻居、伴侣、客户,或是任何一个难缠对象。如果温蒂发现原来自己的选择不仅仅只有默默忍受或换一个新的工作,而是透过改变自己的行为,就能让情况有所转变,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必须再次强调,不会因为你决定要改变作为,一切就变成是你的过错。过错是在侵权行为的诉讼中很实际的概念,用来指出必须负起损害赔偿的一方。但是在人际互动的过程中,你是否有过失往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做什幺来改善情况。

归根究柢来说,要从困境中脱困,首先要做到的是,认定自己可以透过自我改变来转变情势。我知道一定会有人反驳这个说法。况且,确实也有例外的情况存在。有的时候,即使我们决定要改变做法,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即使有些关係无法修复,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我们仍可透过改变自己来转变情势。克服内心的绝望感,採取积极、乐观的态度,单方面的相信自己可以改变情势是做出改变的祕诀。

以下是我对温蒂说的话:

我:让我们退一步来看。目前的工作情况好像让你感到相当沮丧,对吧?
温蒂:对啊,还要你说。
我:而且我没说是你的错。相信我,如果我现在说话的对象是凯文或是你的经理的话,我也会要求他们检视自己的行为,就像我现在要求你做的一样。他们也是互动过程的一分子,也都该对现况负责。
温蒂:好吧,很高兴你了解这个事实。
我:我只是要说,我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况且,知道自己有能力改变不是件坏事,是个好消息。
温蒂:怎幺会?
我:它之所以是件好事,是因为它让你有力量和筹码做出改变。你没有办法改变别人,但是你可以改变自己。你无法强迫凯文在五点以后才下班,你也不可能硬逼着你的经理正视这个问题。但是我相信如果你肯改变自己,愿意调整和同事及经理讨论这件事情的方式,他们很可能会给你不一样的回应。让情势好转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温蒂:那你教我,我该怎幺做?

这正是我所等待的开场白。一旦温蒂接受了她可以改变事情的说法,并且询问我该如何做的时候,她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我:一开始,我们先从其他角度来检视目前的情况。我认为你可能遗漏了很多重点,情况或许不像你想像的那幺绝望。
温蒂:目前的情形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
我:我想,或许你应该用凯文的角度来看这些事。
温蒂:要怎幺做?
我:嗯,你说凯文做事情的动作很快,非常有效率。你也说他拚了命把手上的工作完成,就是为了要赶在下午五点离开公司。你知道他为什幺要这幺做吗?
温蒂:他老婆最近生产,小孩出生后,每天他都迫不及待地赶回家。
我:他的工作量是否比其他人来得少?
温蒂:也不见得。不过,虽然他做的并不少,但是,他绝对也没有做的比其他人多。
我:所以说,以他的立场来看,他现在的工作量不比以前少;他只是做得更快,所以才能更早完成,对不对?
温蒂:对。
我:很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幺他坚称团队成员工作量的分配很公平,也就不算没有道理。听好,我不是说他的想法是对的,我是说,如此一来,你至少可以知道他为什幺这幺想。
温蒂:可是,如果我把工作提早做完,我就会接下更多的工作。我认为经理也希望我这幺做。
我:我想,针对这件事,你并没有把心里真正的感受诚实地告诉经理。你没有把你真正的忧虑或沮丧告诉她。为什幺呢?
温蒂:我觉得提这些事不太好。
我:那幺,我想你可以试着把内心的感觉告诉她。况且,从经理的角度来说,她或许认为这套系统运作得很顺畅。除非你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否则她怎幺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温蒂:所以你是说,设法改善这整个情况是我的责任?
我:不是,完全不是。我只是说你所拥有的力量,比你所理解的还要大。当我们开始这段对话的时候,你认为情况完全不可能好转,因而想要放弃。我希望我们的谈话进行到现在,你的想法能够改变。
温蒂:情况要怎幺变好呢?
我:这幺说吧,你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和凯文讨论他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平衡。或者,你也可以和经理来段更直接的对话。最后,你或许也可以考虑一下,改变自己的行为。不要一有空档,就接下更多的工作,放慢你的步伐,如此一来,你就不会忿忿不平,更不会累得半死。你也知道,你的经理并没有要求你做得更多。总括一句话,明白自己还有其他的回应方式,就能彻底改变局面。

我不知道后来温蒂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我希望她能採取主动,处理自己的问题。但是我也很怕她的做法和大部分的人一样──只是不断重複原先的作为。做原本就在做的事,让人有安全感。因为熟悉,所以觉得安全。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毕竟,我们依着直觉走到这一步,直觉自然会要我们继续用同样的方式前进。

然而,改变处境必须从改变自己做起。这并不是说别人就不需要改变,也不是说他人就没有责任。这只是说我们必须先反求诸己,寻求改变,因为这是面对困境时,个人所拥有的最大力量。当然啰,如果我们有只魔法棒,能让别人改变行为的话,也很棒。可是,这偏偏是不可能的事。事实上,我们连能够让自己改变的魔法棒都没有。我们有的是学习新做法的能力,以及执行它们的动力与纪律。一旦你决定要改变,这本书将提供你一些技巧。

你是否準备好要面对这个挑战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