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层都不嫌多」,马斯克打算于一个月内在地底挖隧道解决塞车问题

你有没有在下班路上塞车塞到精神崩溃过?美国纽约、旧金山、洛杉矶的民众也在经历这件事。更悲惨的是,美国

2020-06-11科技要性

644浏览

燕窝业行动委会‧促公布协议内容


燕窝业行动委会‧促公布协议内容(吉隆坡14日讯)儘管农业及农基工业部拿督斯里诺奥马宣布中国同意取消燕窝出口协议书内有关无线射频识别系统(RFID)的字眼,但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对此消息仍持保留态度,认为诺奥马的言论已经不可取信,要求农长在近日内公布即将在中国南宁签署的燕窝出口协议内容。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主席马珪福表明,即使眼下无线射频识别系统获得消除,但是难保不会出现变卦,因此委员会坚持不愿意随行到中国南宁见证签署有关的协议书。他强调,农业部有必要透明且公开让全国燕业者知悉协议书的条件及内容,否则若两国签署后才发现还存在无线射频识别系统条文,且毛燕依然不获准出口,那幺新一波的“燕窝海啸"又将开始。不随行赴华签约“我们会在这里静观其变,因为我们不清楚大马燕窝商联合会及大马燕窝进出口商公会又会率领多少人出席,而我们若只委派几个代表过去,担心反对力量太微弱,不被正视;与其这样,倒不如不要出席。"指出,倘若此趟中国南宁行后,仍无法解决国内反对安装无线射频识别系统(RFID)及毛燕出口的迫切诉求,行动委员会将会继续抗争到底;反之,假设燕窝业一揽子问题获得彻底解决,他愿意解散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以示祝贺。他週五召开记者会时语带不满说,农业部长及副部长讲话反反覆覆,讲一套做一套,并与大马燕窝商联合会及大马燕窝进出口商公会三造,以不合法的手段强硬通过签署燕窝进出口协议书;因此若事件最终获得反效果,三造将会成为千古罪人,必须负上全责,甚至引咎辞职向全民谢罪。为权益抗争到底“9月15日要签署的出口协议书,只允许5%凈燕出口,没有对95%毛燕命运作出决定,收益的将是少数利益挂钩、可以操控毛燕收购价的出口商。"他反问,大马燕窝商联合会的说法称未来再拟定协议解决毛燕出口问题,那幺燕农要等到何年何月呢?马珪福指出,目前全国共有超过7万3000间燕屋的经营者和超过20万业者,包括收购商、批发商、家公洗燕业者及零售商等,加上他们的家属,因此生活受打击的人士不下300万人;而国家也因为农业部此次不当措施造成不少过50亿令吉的损失。他说,全国燕农和燕窝业者是时候站出来,勇敢说“不",此外也希望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能出面阻止农长去签约,更希望中国驻马大使馆能将大马大多数燕农和燕商业相关业者的心声传达给中国政府,以便在近期内解决问题。他认为,所有燕窝组织应全心全意为燕农和燕业的权益抗争到底,而非为了谋求私利,典当行业的前途和命运。"QR码足以识别资料马珪福透露,根据燕窝业者的多方打探,中国其实并未提出安装无线射频识别系统的要求,仅是诺奥马一意孤行的行为。他认为,农业部错误诠释中方“RFID"的要求,并坚持中方所要求的是追溯燕窝来源的要求,但这并不表示要安装昂贵的追蹤器,只需要用QR码来识别就已经足够。“Q R码内拥有燕窝的出产地、厂商、来源及地址等一切所需的资料,符合中方溯源的要求,根本不用安装追蹤器。"他质疑,农业部坚持燕农安装无线射频识别系统,不排除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藉机从中“捞一笔"。10属会退出燕窝商联会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主席马珪福透露,大马燕窝商联合会旗下47个属会,已有超过10个属会因不认同联合会的做法而宣布退出,而沙巴及砂拉越的属会也有意退出。他说,随着霹雳燕业公会及吉兰丹瓜拉吉赖燕窝引燕公会日前宣布退出大马燕窝商联合会,并加入新成立的大马燕窝业联盟后,再有多个属会準备退出联合会。他说,欲退出联合会的属会不必召开会员大会,只需要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理事同意退出即可。他希望,全国各地的燕窝公会组织在看清大马燕窝商联合会的欺骗手段后,能够改而加入马来西亚燕窝业联盟,一起为大马燕窝及燕窝业者谋求福利。马珪福说,任何燕窝公会如果要了解退出大马燕窝商联合会程序或有意加入大马燕窝业联盟,可直接询问大马燕窝业联盟。出席记者会的包括大马燕窝业行动委员会顾问林添寿、骆荣福、财政王燕琼及执行秘书李必和。疑祝圣才辞职论是“老狮子陷阱"针对大马燕窝商联合会会长拿督祝圣才扬言,若本月19日马中两国签署的出口协议内容原文未改,即没有就RFID问题扩大其定义,将引咎辞职的言论;马珪福认为,祝圣才此番引咎辞职的言论旨在博同情,不排除会是另一个“老狮子的陷阱"。他以一本书名为《老狮子的72个陷阱》中的故事为例,称老狮子在山洞中以装病的伎俩骗取其他善良的小动物前去探望,再一一把小动物吞进肚子里。他把自己比喻为“老狐貍"说:“老狮子把小动物骗去农场(意指830农业部对话会)里吃掉,而老狐貍在洞外对小动物一窝蜂涌进农场感到好奇,小动物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他说,祝圣才此番言论尚言之过早,毕竟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完,只有真的犯错才需要辞职,而联合会对整个燕窝行业的伤害已经造成,即使辞职也无法挽救。马珪福说,倘若祝圣才认为自己做错了,那幺才需要辞职,否则他将质疑辞职也只是一个陷阱。“祝圣才说要辞职,那幺我也可以说,倘若燕窝业一揽子问题获得解决的话,我也辞职,解散行动委员会。"‧2012.09.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