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秀 10 奈米级处理器与核内显示架构,并推 3D 逻辑晶片封装技术

处理器龙头英特尔(intel)在「2018 Architecture Day」上,展示了一系列仍在研

2020-08-02科技要性

475浏览

全人医疗:医者父母心


全人医疗:医者父母心

医者父母心,为病人着想

「全人医疗」,是医学界人人能上口的四个字,但它究竟在说什幺?有人说是「身心灵照护」;有人说是「五全照护」(全人、全家、全程、全队、全社区);有人说是结合医院各专业团队,提供病人整合性医疗;有人认为是关怀病人的经济、家庭与社会功能,依需要给予出院后的居家照护……这些定义的用字不同,但精神相同,可以说全人医疗没有制式的标準答案。

但我进入慈济体系后,发现另一个更好的答案―─全人医疗就是爱的医疗。我常用妈妈对小孩的爱做比喻,世界上的妈妈都没有进过「妈妈学校」学习怎幺当妈妈,因为她爱她的孩子,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协助他们在人生路上成长;妈妈对孩子的爱是没有条件的,从孩子出生后无微不至的照护,到孩子长大了,依然担心孩子吃不饱、穿不暖。医护同仁只要用这样的心态对待病人就对了。

台北慈院的同仁很棒,在很多地方做到了爱的医疗,「视病如亲」在慈院不是口号。举例来说,住院的身心科病人当状况不稳定时,有些医院会採取最省事的做法,就是对病人实施非自愿性隔离,以及有如五花大绑的非自愿性身体约束。但台北慈院身心科的医护同仁,愿意花很多时间去安抚与陪伴病人,非不得已不隔离病人,也不把病人绑起来。和其他医学中心及区域医院相比,台北慈院的「非自愿」医疗处置比例相当低。

有一位患者因疾病造成行为退化,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情绪起伏不定,连话都说不清楚,几乎无法与人互动沟通。慈院的护理师长期耐心陪伴,与病人建立起情谊,每次看到护理师,病人嘴里都含糊不清说着:「萝蔔蹲、萝蔔蹲、萝蔔蹲完姊姊蹲。」搭配双手叉腰、半蹲再站起的动作,要护理师跟他玩游戏。除非护理师真的忙不过来,不然一定跟他玩几次,让他开心。

加护病房的病人都是无法下床的急重症患者,不少医院会为这类病人插上尿管,照顾起来较省事方便。但插了尿管容易发生感染,因此慈院加护病房的医护同仁不随便为病人插尿管,能提早拔除绝不拖长插管时间,而且每日检核留置的必要性。同仁宁愿不怕麻烦帮病人换尿布,有时尿液溢出来弄髒床单还得换床单,但她们不以为苦,因此台北慈院加护病房的患者,泌尿道感染率低。

心莲病房(安宁病房)的护理长陈美慧,会自备精油为癌末病人按摩,纾缓他们的身心;面对癌末病人的大面积恶臭伤口,她也丝毫面不改色。有一位年长的口腔癌末期弱势病人,他因为延误就医,医疗上已经无法有积极作为;他定时会搭捷运来医院换药,我们只能在处理伤口时为他减轻痛苦。

揭开纱布,由于伤口不忍卒睹,而且散发恶臭,他曾经在其他医院换药时,遭到医护人员一脸嫌恶。但在这里,受过伤口护理专业训练的陈护理长,为他换药时没戴口罩,还有说有笑,让他感动地流下眼泪。

曾经有跌倒的老阿嬷,面对即将来临的骨科手术惶惶不安。手术前一晚,没有家人在旁陪伴的阿嬷,在病床上翻来覆去,怎幺样都睡不着;阿嬷一直按铃找护理师,她没有不舒服,只是焦虑不安希望有人陪她。刚好那晚在病房区值班的骨科医师曾效祖,就是隔天要为阿嬷开刀的医师,又碰巧阿嬷隔壁病床没病人,他索性把值班室的棉被抱过来,躺到空床上陪阿嬷聊天说话,直至阿嬷宽心入睡。隔天,阿嬷开心又安心的进开刀房。

真心为病人设想,把爱加进医疗当中,你就会全方位为病人考虑,穷尽妙法解除因为生病带来的所有痛苦,不管是身体的病痛、心中的悲苦或生活的困境。你会设法解决病人因病衍生的各种问题,包括经济、家庭、社会等各层面,从外到内,完完整整、全方位照顾病人。

【书籍资讯】
摘自《爱是人间最好的药》

全人医疗:医者父母心
数位编辑整理:林育如,朱玉莹
Photo: Designed by Freepi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