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市中坜图书分馆空间改造启用

 桃园市长郑文灿11日下午前往桃园市立图书馆中坜分馆,出席「桃园市立图书馆中坜分馆空间改造启用」活动

2020-07-18探险引领

553浏览

HTC U11主打侧框感应 却对劳基法无感员工踢爆资方强迫「特休换厂休」


宏达电HTC刚刚发表配备侧框感应(Edge Sense)功能的U11智慧型手机,引发市场话题,今日(5/20)热闹滚滚举行「亲子乐游日」,然而桃园市电子产业工会与宏达电员工却到场揭露:宏达电发表的新手机,是公司片面要求劳工「牺牲特休换厂休」所製造出来的「血汗手机」。

HTC U11主打侧框感应 却对劳基法无感员工踢爆资方强迫「特休换厂休」

HTC U11主打侧框感应 却对劳基法无感员工踢爆资方强迫「特休换厂休」

为确保劳工能完全享有决定与利用休假日的自由,让劳工能够真的放得到特休,在上一次《劳基法》修法中,台湾参考日本《劳基法》的规定,新增「员工期日指定权」的制度,意思是说,原则上员工可以与资方表达在某个日期或时间内的休假意愿;资方仅能在非常少数的特殊状况中,强制要求劳工变更特休日期。雇主顶多只能「提醒」或「促请」劳工一同协商日期,但绝不能「代替」劳工决定放假时间。

然而,去年(2016)年底一例一休上路后,宏达电先是强迫劳工签署「变更薪资结构」与「国定假日调移」两份同意书(相关报导),后来甚至强迫员工请掉个人的特休,以作为「厂区休假」(简称厂休)。

什幺是「厂休」?厂休是电子业或製造业的常用词彙,意思是除了法定休假外,工厂自订的休假日。在宏达电的案例里,厂休是因为适逢淡季或有哄抬股价需要而出现,而真正的问题在于强迫劳工以个人努力工作所换得的特休,当成名义上的「厂休」。

桃园市电子业产业工会理事长赵健辉指出,上次两份违法的同意书,经过工会抗议后,公司连忙举行说明会进行澄清,这份「强迫同意书」也转为不强迫员工填写的「调查卷」。然而到了三、四月左右,为了营造新手机上市的股价行情,宏达电先是强迫正职劳工消耗个人累积的特休假,再额外聘雇大量派遣工,一方面减少人事成本支出、二方面还可以为新产品营造「缺工、赶货」假象。对于不愿意牺牲特休假当厂休的员工,宏达电则祭出「旷职」处分,让员工不敢不从,被迫放弃休假以及休息时间的生活。

「好像整个人被买走一样」

新竹到桃园一带是台湾的科技之城,日夜不停工,生产着作为现代文明基础的电子产品。高科技产业是富裕生活持续发展的象徵,吸引着拒绝青年贫穷、充满梦想的青年世代。在宏达电服务四年多的廖小姐,就是在毕业后旋即进入「电子新贵」行列的一员,原先以为生活能就此安定下来,不料却遭到奴隶般的对待。

在她所属的HTC Vive(由宏达电所生产的VR虚拟实境装置)部门,有不少人和她一样是毕业即就业。廖小姐估计,在这个部门里约有100到200人左右,「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不合理的厂休!」若照她的年资算起,廖小姐每年可以享有14天的特别休假,但光在四月淡季期间,就已经被公司用掉7天当作厂休,她自己真正利用到的只有3、4天左右。

HTC U11主打侧框感应 却对劳基法无感员工踢爆资方强迫「特休换厂休」

HTC U11主打侧框感应 却对劳基法无感员工踢爆资方强迫「特休换厂休」

宏达电安排厂休的节奏非常不固定,从工会出示的公司内部Line群组记录来看,公司不但会预先决定厂休与工作的日期,决定也往往做得非常仓促。以廖小姐为例,今日公司临时要求她加班,居然是昨天(5/19)下午3点左右才提出。

「连休假都不能自己排,这样我怎幺出去休假、出国旅游,或去经营私生活,或去看望父母,甚至是交男朋友、女朋友?」廖小姐激动地说:「我好像整个人被买走,整个人被卖给公司一样!」在今天的记者会上,她也为了VR部门的其他同事发声,「公司一次又一次剥夺我们的特休假,大家不要再私下讨论,一起加入工会吧!」

工会入厂屡遭拒 资方不愿出面协商

作为团结特定工厂、职业或产业的工会,为了争取工人的集体劳动与经济权益,法律上特别赋予「工会行动权」,让工会可以具体发挥团结工人、集体行动对抗资方的能力。也因此,工会行动权——包含进入厂区,与劳工直接对话或宣传的权利——就直接地与资方的财产权(包含支配土地、厂区、资产,甚至劳工的权利)发生冲突。

桃园市电子业产业工会今日原本的行动规划,一方面是主张劳工排定特休日期的权益,另一方面则是趁着亲子日向劳工与劳工家庭进行工会宣传活动;当资方派出保全阻挡工会入厂时,因为入厂权与财产权的相互冲突,劳方与保全在公司门口僵持不下。

当工会以《工会法》主张要进入厂内时,保全连忙说「这是私人土地」,要「大家互相(体谅)」,并用身体筑成人墙。工会一方虽然多次尝试突破保全组成的防线,并质问保全「阻挡我们就是不当劳动行为,可以送裁决喔!」、「阻挡工会是资方指使的吗?」但保全不置一词,也不愿再向公司上级回报。

在最后一波冲突发生时,保全甚至将主要进攻的工会理事长赵建辉用力拉到一旁。赵建辉虽向一旁的警察「求救」,认为保全的行为是「强制罪的现行犯」,然而警方从头到尾只是在旁维持秩序,放由保全与工会双方争执。刚刚才下班的宏达电夜班员工与参加亲子日的劳工家庭,从抗争冲突的工会鱼贯走过,工会则持续发放传单,高呼「还我特休」、「不要厂休」。

相关文章